水晶宫赞助商路桥峰江:浴火重生 全省首例土壤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路桥峰江曾是全国最大的废旧金属综合利用基地,每年拆解的废金属材料达300多万吨,当地也为此付出了较大的土壤污染代价。在将拆解业整体搬迁后,近年来,峰江实施生态环境治理行动,着力修复被污染的土壤,日前全省首例修复完成的土壤项目实现再利用。

  路桥峰江,当年堆满拆解金属的场景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分布在道路两侧大大小小的苗木园。水晶宫赞助商

  在花卉路和兴峰路交叉口,是林福进承包的苗圃。这块种满各类苗木的土地,是全省第一例土壤污染修复项目。而在几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被金属污染的固废堆场,林福进还是这里的拆解工。水晶宫赞助商

  路桥峰江街道福进园艺负责人林福进:“(以前)看起来都乌烟瘴气,气味很难熬的。经过环保等各方面的复耕之后,我把这片土地承包来了。承包来以后,我做园林方面的。”

  2016年,林福进承包这块土地后,也曾有过担忧,担心被污染过的土壤,可能会对苗木生长有一定的影响。

  路桥峰江街道福进园艺负责人林福进:“都很担心,就怕树种不起来,怕投资下去又有点怕的,后来我做了几年树长得越来越好,心也宽了,投资下去也放心了安全感了。”

  林福进的苗木种得越来越好,苗圃生意也越做越大。而在这背后,是土壤修复团队近8年的“治土探索”,让这片饱受污染的土地得以浴火重生。

  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发展起来的固废拆解业,曾导致峰江多处土壤重金属、多氯联苯等有机污染物严重超标。

  2010年,峰江决定把拆解业整体搬迁,污染土壤修复工作随之启动,先拿出26亩土地,用于土壤污染修复实验。

  路桥区峰江街道农办主任应理军:“因为土壤修复,我们也是从零开始,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去修复,那我们去积极去各大院校去跑,去找怎么进行土壤修复,最后我们跑到了浙江大学,他们专门有这个在其他地方也从事过搞过这方面的研究,有这方面的经验,然后我们主动拿出了这块土地,让浙大在这边给我们搞一个试点。”

  污染土壤有物理、化学、生物等治理方法,浙江大学的专家团队经过一番论证后,决定在峰江采用生物修复为主的方法。

  浙江大学路桥区土壤污染修复示范基地技术人员林伟:“物理、化学生物修复法费用比生物修复费用高一倍。所以生物修复性价比比较高一点,另外它不存在二次污染,可以恢复到农地功能。”

  专家团队将被污染的土壤分为高浓度污染和中低浓度污染两部分治理,利用堆制修复工艺和植物生物联合微生物修复工艺双管齐下。经过努力,最终这26亩曾经被污染的土壤完成修复,经相关部门检测达到农用地标准。

  浙江大学路桥区土壤污染修复示范基地技术人员林伟:“两块主要的方法是使用了一个复合微生物的菌剂加进去,就像部队打仗一样,这是我们军队,我们给他提供后勤,打败以多氯联苯污染物为主的敌人,差不多消灭完,我们这个土壤修复就完成了。”

  现在,修复好的26亩土地,除去被福进园艺承包的17亩,剩下的继续留作科研实验。

  浙大专家团队的成功实验,为峰江污染土壤的修复工作提供了技术支持。在完成首例土壤修复项目后,峰江第二期土壤修复项目已经启动,计划对261亩土壤进行生物修复。

  路桥区峰江街道农办主任应理军:“我们根据不同的污染程度采用不同的方法进行修复。这个区块修复完成之后将会把这块地还给老百姓。让老百姓用来种植粮食。”

  整体搬迁拆解业、修复污染土壤,让峰江有了发展绿色产业的底气。按照打造万亩花卉苗木基地的目标,当地已先后引进苗木企业39家,建成花木基地9000亩,让峰江再次披上了满目葱茏。

  路桥区峰江街道办事处主任陈永国:“接下来五年之内我们按照我们上级的要求,我们整个街道把整个五年之内受到污染的土地进行全部修复,我们就是以土壤修复这项工作为契机,带动我们峰江整个绿色产业发展。”

】【打印】【关闭